第六十九章:野狼寻找守卫   

  

  离开大家的视线,风途放下阿吉,严肃地说:“住手!情况紧急!”   

  

  风土不理会蹲在原地发脾气的阿吉,轻盈地跃上了红石墙顶。   

  

  “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不就是两只野狼嘛!”有样学样的阿夫塞也是一跃登上了两人高的平台,多高的石墙,对他们这种人来说都是小儿科。   

  

  两个人影在石墙顶穿梭,从一面石墙跳到另一面石墙,有时四五米,有时十几米,但速度太快,只能看到两个影子。   

  

  这就是他们选择在墙顶旅行的原因。在地面上会受到石墙的限制,不方便绕弯,影响行进速度。   

  

  而在石墙的顶端,则没有这样的限制。这样的跳跃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是魔神家族的成员,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容易的。   

  

  很快,两人站在一堵石墙的顶端,远远地望着前方。   

  

  远处,两只黄褐色的野狼正快速向这边走来。   

  

  冯说,“我们没有杀他们。毕竟我们两个小区之前是世交。”   

  

  阿吉拿出手里的弩,建议道:“我们用他们的机械弩,出神地射弩,只要让他们不醒过来就行了。”   

  

  冯珏的想法是可行的,他回答说:“那我们就在这里偷袭他们,看他们也朝这边来了。”   

  

  之后风的作用是控制空中的元素,形成一个球形的能量场,模拟和反射周围的环境,隐藏两人的身影。   

  

  纪拿起机械弩,从腰间的口袋里摸出一个药瓶,往空中倒了些药水。   

  

  阿吉一脸得意:“幸亏我机智,趁沈婆婆不注意,从她那里弄了些药。只要蘸一点,他们就能睡上四五天。”   

  

  纪脸色阴沉道:“当日死亡谷困粉已尽,否则也不用这的眼泪了。”   

  

  瞌睡虫是魔殿饲养的昆虫。它的身体会释放出一种气味,让闻到它的人或动物可以安心睡觉。   

  

  它的体内也含有这种挥发性物质,所以它的身体研磨出来的药粉很受一些人类的欢迎,成为了魔殿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因为这种物质对疾病的治疗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各大药店都有买卖,算是流通商品,所以价格不菲。   

  

  他的主要作用是,当身体受到损伤,需要动刀时,没有人能忍受这种‘刺穿皮肤的疼痛’。   

  

  这时候只要一点点困粉就能让人感受到痛苦,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所以备受人类推崇。   

  

  在这个佣兵队里是最受欢迎的,因为他们常年在外,伤病在所难免,所以一直留着这个药。   

  

  另一方面,迷幻兽是一种悬浮在空中的神兽。它们只有手掌大小,透明,靠空气中的微生物生存。   

  

  它们也只存在于魔法神殿中,因为它们就像圈养的家禽,离开主人的照顾就会死去,所以外面的世界基本上已经灭绝了,只有魔法神殿有火种。   

  

  至于它们的用途,就更神秘了。除了魔殿高层,就不多赘述了。这可能和魔鹰蛋有关。   

  

  见他控制着药水悬浮在空中,冯笑道:“你这么大方,把这个秘密告诉我,就不怕我回去告诉沈母?”   

  

  风故意逗他分散他的注意力,看他在斗嘴的情况下能不能很好的控制空中的药滴。   

  

  果然,阿吉没有继续说话,把瓶子盖好,放进了口袋。他伸手去摸他的小腿口袋,从里面拿出一些螺栓。   

  

  这支箭很短,大约只有五厘米长,箭尖是合金制成的,嵌在铁木中。   

  

  纪把短箭放平,控制水滴绕箭转圈,一圈又一圈,直到水滴消失。   

  

  纪控制短箭,让它们进入机械膛,这才放心。   

  

  这一系列动作之后,男生说:“我就说是你叫我偷的。你说什么?如果你把这个东西放在茶里,给那个女孩,你就能做点好事。”   

  

  阿吉表现出色,一脸可爱。他对此一无所知,甚至没有人会认为这是他说的,但这真的是别人告诉他的。当时风徒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   

  

  “嗨!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风无力地叹了口气,看了看远方,改口道:“再讲下去,这两只野狼就过去了!”   

  

  风对他毫无办法。对于时而古怪时而冷静理智的shota,估计大部分人都无能为力!   

  

  纪沉着地端着枪,开了两枪。他似乎胸有成竹。   

  

  “刷!”在弩箭接触到结界之前,风的作用是控制能量运转,从结界的相应部位开了两道口子,弩箭毫无抵抗地飞了出去。   

  

  当奔跑的狼听到闪电的惊喜时,他知道了危险,抬头看着声音的方向。   

  

  就在这时,两道闪电分别飞向了两只狼。   

  

  前端还没来得及反应,弩箭就灌进了狼的额头,药瞬间蒸发了。   

  

  这就是幻兽的魔力。它的眼泪是瞬间致幻的,不受时间限制,因为它是一种专门作用于大脑的神经毒素,而且是在荒野中。   

狼运动剧烈的情况下,能够从额头上瞬间传到大脑中。

  

可是,后面那只荒狼反应却甚是敏捷,听到破空声便往旁边一偏,想要躲避开去。

  

只不过弩箭速度过快,弩箭从它的眼前飞过,便射入了它的后腿。

  

神经毒素需要时间传导,即使幻兽的眼泪传导速度很快,但从后腿传到大脑,也需要几秒钟的时间。

  

就在受到刺激的同时,荒狼用尽全力吼出了一声:“喔唔!”

  

呼叫声还没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因为神经毒素已经传到了大脑,毒素感染着大脑的神经系统,让它关闭了除生存所需外的其他活动。

  

风徒听到它的呼唤声,心中便是一惊,但他已经来不及封锁声音了,他现在还控制着秘术隐藏身形呢,秘术切换需要时间,即使他此时去封锁声音也于事无补了。

  

他明白,这声并不高亢的声音,将会给大家带来多大的麻烦,此时,风徒也是懊恼不已,这时候怪自己托大已经无济于事,他只能想办法去应对。

  

“阿吉!我们赶紧回去,叫他们马上出发,我们这次闯祸了!”不等阿吉说话,风徒便率先跳下了石墙,往补给站方向而去。

  

“风徒哥!等我收拾好呀!”阿吉站在原地不慌不忙的收拾机械连弩,口中的语气却很焦急。

  

见风徒已经走远,阿吉嘴角一翘:“我还害怕你不走呢!”

  

说完,阿吉便跳下高台,大步走向荒狼倒下的地方:“浪费了我两滴迷幻兽的眼泪,还不要拿回点利息!”

  

阿吉来到荒狼身边,伸手去拔他们头部的长毛,那些暗蓝色的粗毛是什么,他可是一清二楚,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他怎么会不痛宰羔羊呢。

  

可是,长毛怎么拔也拔不出来,或许是因为疼痛,被拔的这只荒狼在睡梦中不断挣扎。

  

阿吉也怕他醒来,便只能忍着对宝藏的渴望,一脸肉痛的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