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两个小家伙没事吧!”南海神尼回头看了看独孤逍遥。   

  

  当我的目光落在独孤小宇身上的时候,我的眼睛顿时一亮。“我的皮肤如水,我的心灵空灵,我的身体虚弱。”   

  

  说着,南海神妮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递给独孤小宇,道:“吃了吧。”   

  

  杜晓宇不假思索地吞下了药丸。原本苍白的脸立刻变得红润起来,她体内的原力变得充足,仿佛随时可以达到人类的水平。   

  

  “小姑娘,你愿意拜我为师吗?我可以告诉你如何变得善良温柔。”南海申尼有些激动地说。   

  

  寂寞逍遥,寂寞如玉,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头都转不过来。   

  

  “你很好吗?”杜晓宇盯着无辜的大眼睛问道;危机解除,独孤小宇又变得天真活泼起来。   

  

  “嗯!”   

  

  “那我能不出家剃头拜你为师吗?”   

  

  “呵呵,当然。”   

  

  “哇,师父,我被徒弟拜了。”独孤小宇跪拜南海神尼,然后上前搂着南海神尼的胳膊晃来晃去。   

  

  “师傅,你看能不能给你的新徒弟送点礼物?”   

  

  “你这个鬼灵精,这一天看中狼山的宝贝了吗?”   

  

  “嘿,嘿,你还是个聪明的主人。”   

  

  “走吧,给老师看看。”说完,尘埃一扫而空,孤独而逍遥的感觉轻飘飘的,慢慢飘了起来。   

  

  “它在飞,好强大。”独孤小宇兴奋地说道,独孤小姚也惊讶地看着地面。   

  

  “这是日订单……”独孤逍遥很是向往。   

  

  “只要以后努力练习,很快就能做到。”   

  

  ―――――――――――   

  

  “哼哼两个小鬼,等老祖痊愈了再收拾你们,”逃跑的老祖气愤地说。   

  

  “你没有机会。”一个空灵的声音传了出来。   

  

  “什么人在捉弄自己。”隐蝠老祖转过身,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今天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独孤剑诀。   

  

  喝吧!   

  

  一声暴喝,只见周围突然出现无数剑光,剑尖直指隐蝠老祖。   

  

  杀!   

  

  啊!   

  

  “不!"   

  

  嘣!   

  

  一声巨响,一切化为虚无,只留下一个黑漆漆的坑。   

  

  ―――――――――――   

  

  “师傅,有什么宝贝?”   

  

  “哈哈!到了就不知道了。”南海神尼走过去,感觉刚收的徒弟很满。很快,几个人到达了天狼星山深处的火山口。   

  

  没想到突然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天阶,大家对南海神尼都是惊恐万分。   

  

  “玉儿姐姐,你不觉得那是姐姐吗?"   

  

  离独孤不远处站着三男两女的小姚,都穿着白色的衣服。他们看起来都像是神仙里的人,但都很高傲,不跟别人站在一起。   

  

  其中一个女人,皮肤如雪,身上有白色的灰尘,散发着一丝寒意,看起来像是一个陌生人。这个人就是从小就被带进霜降门的孤独小月。   

  

  “真的是。”   

  

  “姐姐,这里!”独孤晓宇摆手喊道。   

  

  这时,几个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火山口,突然听到一些熟悉的声音,产生了一些想法。独孤小月不禁回头。   

  

  “玉儿,小姚,你们怎么来了?”正是独孤小姚和独孤小宇他们看到独孤时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也只有当他们看到独孤这两个弟弟妹妹时才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这位学长是谁?”杜小月觉得南海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她是巨浪中的一只小船。   

  

  “嘻嘻,姐姐,这是我的老师,他老人家可厉害了。刚才,我打跑了一个坏蛋。”   

  

  说着,独孤手舞足蹈的给独孤小月讲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情。   

  

  “谢谢你救了我弟弟,小妹。”说到南海神倪深深鞠了一躬。   

  

  “没事,这只是巧合。更何况我收过这样资质的徒弟。”南海神摆了摆手。   

  

  “姐姐,你也是来抢宝的。”孤逍遥问道。   

  

  “我刚出来和兄弟们做生意,正好过来凑热闹。”敲了敲独孤小姚的小脑袋,独孤小月笑着说道。   

  

  “以后不许胡说八道。不遇到高手,命就没了。”   

  

  “嘿嘿”两个人都尴尬地笑了。   

  

  这个时候火山周围有很多和尚,大家都很严谨,没有人冲出来。   

  

  据说这座火山是古代龙的巢穴。龙天生喜欢收集世间稀世珍宝,让无数人为之疯狂。   

  

  河马小厨师   

  

  就在这时,火山深处传来咝咝声,烟雾越来越浓。   

  

  "火山要爆发了。"   

  

  “哈哈,宝宝要出来了。”   

  

  梆梆   

  

  就在这时,火山突然爆发,震动大地,山中妖兽疯狂奔跑。   

  

  这时,一道金光从火山中喷出。   

  

  “是个宝。”只见一个身影迅速冲上来,将宝物抓在手中。“哈哈,   

宝物是我的了。”

  

啊!!!

  

一声惨叫;当先冲上去的那人还没看到自己抢到的是什么就被数道剑气轰的尸骨无存。

  

又有数道金光飞出,很多人影都向上冲去。

  

劲气纵横,不时的传出惨叫声。

  

“唉!”一人发出叹息。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琳老头你就别感叹了。”一隐蔽处,南郭老人和琳成正在观望。

  

“师傅快啊,一会儿宝贝儿就被抢没了。”独孤小玉焦急的喊道。

  

“呵呵,只是些没有灵气的废品而已,在火山口中经过不知多少年,其中的灵性早已被磨灭掉了。”南海神尼缓缓的解释道道。

  

此时,还有几处隐蔽之地的人不断摇头,好像对所谓的宝物很是失望。

  

“咦,那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南海神尼腾空而起向火山口飞去。

  

那些原本还在争抢的修者全都停了下来震惊的看着南海神尼,没有人敢对天阶高手动

  

“冰封千里。”南海神尼一声大喝,以她身体为中心,只感觉四周温度骤然下降,火山喷发的岩浆也快速的冷却下来。

  

只见火山口深处,一颗宝珠悬浮,晶莹明亮,泛着丝丝寒气。

  

“那是易水珠。”

  

“火山深处为何会有易水珠。”

  

风萧萧兮易水寒,易水珠对修炼水系功法的人是天大诱惑,不少修炼水系功法的人都望着南海神尼,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天阶高手,看来我们没机会了。”

  

“大家一起上,即便天阶也挡不住我们这么多人。”一群修士嚷嚷道。

  

“我说老家伙,这怎么会有易水珠。”

  

“物极必反。”南郭老人摸着胡子说道。“呵呵,这回南海神尼有的受了。”

  

“哈哈原来是南海神尼,不知来我东域做什么?”这时,原本没有出手的几处人纷纷显出身来。赫然是三大家族,还有琳琅城附近的一些势力。

  

那些原本手中抢到宝物的人一阵庆幸,幸好宝物都失去了大部分灵性,而大势力又看不上眼,否则几大势力早就对他们出手了。

  

南海神尼看着围上来的一群人微微一笑,天阶的强大已经不是用量来衡量的了,即便是再多的人,在没有达到天阶的人是对自己造成不了伤害的。

  

“哼!我看谁敢动手。”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只见远方一人踏空而来。

  

“是爹”

  

“哈哈,是大伯,大伯原来这么厉害。”

  

“怎么回事,又来了一个天阶。”

  

“天阶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

  

“”

  

眨眼的功夫独孤耀阳便来到众人眼前。

  

“你们两个小家伙,回去再收拾你们。”瞪了两人一眼,独孤耀阳说道。

  

“神尼,别来无恙啊。”回过身,独孤耀阳又对南海神尼说道。

  

“原来是独孤兄,我说怎么在这两个小家伙身上感到熟悉的气息。”说着五指一抓,只见易水珠慢慢飘向南海神尼。

  

其余修士看的蠢蠢欲动,只是面对两个天阶高手,没有人感妄动。

  

“呵呵原来是独孤兄的旧识,那我就只好放弃了。”这时,三大家族中的张涛上前说道;赵家孙家亦表示退出。

  

其余几个势力不解的看向三大家族,不知到为什么他们会轻易放弃,但是凭着现在的实力根本夺不下来易水珠,只好愤愤而走,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不过也没有办法。

  

“哈哈看来独孤兄风采依旧啊!”南海神尼打趣道。

  

独孤耀阳摇了摇头,不知怎么回答。

  

“来玉儿,将这易水珠收好,对你今后修行有益。”说着将易水珠递向独孤小玉。

  

“师傅,真的给我了;太好了, 哈哈”接过易水珠,独孤小玉抱住南海神尼兴奋的叫道。

  

“你这丫头。”

  

“神尼不知来东域有何事?”独孤耀阳问道。

  

“呵呵,没什么,只是缺一味药引,打算去东荒山去寻一寻。”

  

东荒山,东域的禁地之所,三千大山最为神秘的一座,妖兽最多的地方,甚至存在超越天阶的妖兽。

  

“东荒神山......不如我陪神尼走一遭。”独孤耀阳沉思了一下说道。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