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龙就不信,这小子能打败自己这么多几十个人!   

  

  王玉龙这么多年,他哪里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挨打?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然而,没想到,今天就要成真了!   

  

  他今天被打了!   

  

  “你们躲在我身后。”陈印扭着脖子,对陈晓宇等人说道。   

  

  “姐夫.我姐夫叫你小心点!”陈晓宇几乎再次脱口说出了他的姐夫。   

  

  陈印轻轻地笑了笑,正准备采取行动。   

  

  这时,外面原本的喧嚣突然像时间一样静止了。   

  

  然后,人群中有人推了一把。   

  

  后面的人忍不住往两边分开。   

  

  两个身高近两米的巨汉,在前面开路,而在他们的身后,几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黑衣人,正簇拥着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子,旁若无人地向这里走来。   

  

  “你他妈的是谁?谁叫你过来的!”   

  

  一个弟弟被推搡着,愤怒地大叫。   

  

  “董!”   

  

  前面的巨汉一手揪住他的衣领,然后把他拎起来,砸到地上。   

  

  “哇!”   

  

  周围的人都是脸色大变,纷纷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前面的一个小弟躲避不及时,被巨人韩一脚踹飞出去,正好落在面前。   

  

  王玉龙会气炸的。   

  

  妈的,刚刚被打了,现在又有人打电话!   

  

  这不是他王玉龙的眼睛!   

  

  他抬起头,厉声咆哮,“我今天不杀你……啊!王.王先生?”   

  

  王玉龙刚一说话,他就看到了前面的人。突然,他的眼睛因怀疑和恐惧而睁大了!   

  

  王局长?   

  

  王经理怎么会到这里来!   

  

  王琼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就好像他没看见王玉龙一样。当他走近陈印时,他露出一张笑脸,伸出手说:“陈老师,你来我们别墅时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清场招待你!”   

  

  听到王琼的话,王玉龙心头一震,仿佛被重重的锤了一下!   

  

  这家伙.原来是王总的客人!   

  

  王总这样的身份,竟然主动邀请他去做客,还为他解围?   

  

  但是王玉龙知道这座别墅能给王琼带来什么样的好处。   

  

  就算请了外地的富豪,也从来没有清场过!   

  

  然而,他会为眼前这个小家伙腾地方吗?   

  

  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而李潇几人,更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自己的长辈都没有资格接触王总,对陈晓宇的男朋友这么客气?   

  

  想到他们对陈印的嘲笑,李姣他们三个简直想撞墙!   

  

  结束了!这次真的结束了!   

  

  让人生气!   

  

  陈印和王琼握手说:“没必要,只要没有那么多麻烦就行。”   

  

  王琼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难看。他转过身,踢了王玉龙的头一脚,严厉地盯着王玉龙:“王玉龙,怎么回事!”   

  

  “王总,这.这是一场误会……”   

  

  王玉龙被王琼的一脚踢晕了,但他一个屁都不敢放。   

  

  “我没时间听你胡说八道!”王琼冷冷地说,“我以前告诉过你什么?你敢欺负人家,坏了我王家的名声,会怎么样?”   

  

  王玉龙浑身是汗,乞求道:“王先生,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谁是王琼?他一眼就能看出今天是什么情况。   

  

  只是这些家伙看上了那些小女孩。结果,就与陈发生了冲突。   

  

  这些盲目的东西已经激怒了陈印的脑袋。真是要命!   

  

  王玉龙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再加上这个人有些小本事,所以他勉强接受了王玉龙。后来,王玉龙也为他解决了许多问题,所以他更加关注王玉龙。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敢在自己的别墅里闹事。如果他没有早点来,恐怕这些人都被陈印杀死了!   

  

  “陈老师,你说呢?”   

  

  王琼转身问道。   

  

  陈印半笑着看着王琼。“王先生只是做他想做的事。”   

  

  说话间,他又把球踢到了王琼这边。   

  

  “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三天之内,如果得不到陈老师的原谅,就滚出江去!”王琼冷冷地,然后看向一旁的彭总。   

  

  彭总经理急忙跑到跟前,低声下气地说:“王总经理,我是……”   

  

  “你也配和我说话?”   

  

  王琼冷冷哼了一声。“王玉龙,把我的消息传下去,断绝和他的一切生意往来,并把它拉入王家的黑名单。全行业禁入。和他合作的都是反王家的。中间要说好话,自己掂量掂量!”   

  

  “好的,好的,王先生,我会安排的。”王玉龙急忙说道。   

  

  听到王琼的话,彭总的整个身体似乎完全被吹走,崩溃了!   

  

  “王总!王总饶命!”彭总是痛哭流涕,爬到身边嚎啕大哭。   

  

  王家杀了他,所以杀一个普通人容易得多,比如   

果真的被王家封杀,那他将寸步难行,明天就会破产!

  

“拖下去!我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王穹喝道。

  

顿时,几个黑衣人直接捂住彭总的嘴,将他拖了下去。

  

“陈先生,咱们换个地方聊聊?”王穹转过身,对陈寅问道。

  

陈寅点点头,转头对陈小虞,说道:“小虞,你要么等等我,要么跟他们一起先回去。王总,这边麻烦你安排一下?”

  

“好的,好的。”王穹立马吩咐了下去。

  

李潇等人看着陈寅离开的背影,跟做梦的一样。

  

………

  

王穹将陈寅带到了山顶上的一栋楼。

  

这是山庄最为豪华的房间,平时只有在招待最为重要的客人的时候,才会启用。

  

“陈先生。”

  

亲自给陈寅二人拉开主位的椅子,王穹再自己坐下。

  

“王总,”陈寅轻轻的敲着桌子,“有话直说就行。”

  

“没有别的事,主要是想感谢一下陈先生对犬子的救命之恩。”王穹端起一杯酒,说道,“如果不是陈先生,犬子恐怕已经被人抓去,我王穹也会因此被要挟。可以说,陈先生挽救了我们整个王家!”

  

说着,王穹一口干了一杯酒。

  

陈寅没有举杯,淡淡的说道:“说实话,王总,我不相信你今天只是感谢我。”

  

王穹心中微微一惊,问道:“陈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诚心。”陈寅一点都不委婉,“王玉龙的那个事情,你在试探我,你想留着他,但是又怕我不乐意,所以踢到我这边,让我做决定。所以,我我不相信你今天只是感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