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和哥哥说好要好好睡一觉,明天才能下山找妈妈,处理继父的事情,但是这一夜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继父意外去世,妈妈生死未卜——我怎么睡得着?   

  

  哥哥背对着我,我分不清他是不是和我一样的情况。我想给他打两次电话试探一下,又怕把他从酣睡中吵醒。另外,我也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我觉得我说的所有话题只会让他感到害怕和不安。   

  

  这时候雨滴声低了一点,我就听了听,希望能听到外面妈妈的脚步声。但是过了很久,我没有听到任何代表妈妈回来的声音。相反,我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脸颊.嘎吱嘎吱作响.   

  

  很轻很微妙。要不是我在外面全神贯注,如果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是不可能听到这个的。即使这样,我也能准确地判断出声音是从门上发出来的,而且-   

  

  好像有人在轻轻推木门。   

  

  妈妈回来了吗?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但很快,我拒绝了这个想法。我太了解自己家门前的情况了,想从正面进屋。此刻,我一定会踏过大大小小的许多水坑。除非这个人是武侠小说里的气功大师,否则不可能不发出脚步声——但我确定我之前没有听到涉水声,只有有人轻轻推门发出的奇怪声音。   

  

  镓.   

  

  再次听到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毛孔一个接一个的收缩。不知道是不是惊吓过度导致的,现在我对这种恐怖的声音有一种怪异的幻想——像是推门的声音,像是垂死之人的呻吟声。一瞬间,脑子里发生了某种爆炸,我想起了被我们扔出家门的继父。   

  

  我不能再独自面对这种恐惧了。我使劲推了弟弟两下,颤抖着说:“哥哥……醒醒。”   

  

  很明显,我哥也没睡好。他马上背过身去,问:“怎么了,妈妈回来了吗?”   

  

  “不,我……听到了什么。”   

  

  我哥哥听出了我声音中的恐惧。他也坐起来看着我:“什么声音?”   

  

  “好像是.有人推门。”   

  

  “你是说有人在敲门?”兄弟,马上准备下床。   

  

  “不,不是敲门,是门被慢慢推开的声音。”   

  

  我哥愣了一下,摇摇头说:“这不可能。”   

  

  我惊讶地看着他只有一个轮廓的脸。   

  

  “我们从外面回来后,我闩上了门。就算我妈回来,我也得敲门才能进去。”   

  

  我呆了一下,然后打了一个激灵。刚开始那些若隐若现的恐怖念头呼之欲出,我却不敢说出来。太可怕了。   

  

  我哥察觉到了我的异常,问:“你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但我像一条冻僵的蛇一样僵硬。这让我弟弟起了疑心。他又问:“说吧,你在想什么?”   

  

  我慢慢转过脸来面对着哥哥,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我在想,如果刚才听到的不是推门的声音,那可能是……人的垂死呻吟。”   

  

  我哥瞪着我:“你想说什么?”   

  

  我终于说出了疯狂的想法:“兄弟.你确定他真的死了吗?”   

  

  不出我所料,我哥被吓傻了。他喘息着,“上帝,你在想什么?那玻璃像一把尖刀刺进了他的眼睛和大脑,他还能活着吗?”   

  

  “但是……”我颤抖着说。“我们怎么知道它有多深?也许,他没有.我们将他……”   

  

  “不可能!”我哥惊恐地说:“这太疯狂了!”   

  

  其实不用哥哥提醒,我早就意识到这是一个疯狂的夜晚,但是现在,我关心的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他真的没死,而且他现在就在门口,我们该怎么办?”我问。   

  

  我哥犹豫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说:“要不我们去看看?”   

  

  我想了半分钟,然后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下了床,摸了摸桌子,用火柴点燃了蜡烛,哥哥陪我走到门口,用颤抖的手捧着蜡烛。   

  

  开门之前,我和弟弟对视了一眼。在摇曳的烛光下,我们的脸随着明暗不同的变化,看起来很奇怪,莫名其妙。   

  

  “打开它。”我哥大胆的说。无论门口有什么,这都是我们要面对的。   

  

  就像我哥之前说的,插销插上了,我就拉开了。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手不属于我。   

  

  本来我和弟弟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脑海里勾勒出门口可能出现的吓人画面,但没想到,并没有看到我们所期待的。   

  

  我们如释重负。这时,我们的勇气增加了很多。我弟弟探出头,四处张望。然后他疲倦地转向我说:“没有什么像我们想的那样。”   

  

  当我们再次关上门的时候,哥哥说:“我觉得你听错了,或者你睡着了。”   

  

  我尴尬的说:“没有,我根本没睡着。而且,我听了两遍,应该不会听错……”   

  

  “嗯,既然没事,那我们回去睡觉吧。养精蓄锐,明天就可以下山找妈妈了。”哥哥说。   

  

  我难过地点了点头,哥哥熄灭了蜡烛。回到床上去。我弟弟很快就睡着了,但我却很难入睡。我躺了很久才渐渐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