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魔法属性不是所有地方都一样的。有的地方比较活跃,有的地方就平静很多。而且,我在书上看到过一个方法,可以把冷静和主动的魔法互相转化。不过上面注意到,这种方法不是特殊情况下最好不要用,而且太费时间。还不如干脆去掉不必要的魔法。   

  

  而且书上还介绍了一些神奇的药水,早上校长提到的两种药很明显。我在看的时候,把空间卡拿出来看了看。实际上,里面没有多少东西。毕竟校长自己也用不到那些东西,当然也不会刻意去收藏。   

  

  当然也可能不是校长的问题。书上说这些药的炼制成功率很低,所以它们本身的价值也很高,尤其是可以加快魔法疲劳恢复的药物和药丸。   

  

  而且缓解魔法疲劳的药也不是我想的那样。喝了它会立刻缓解魔法疲劳。更像是魔法的能量饮料,有副作用。喝多了会让魔法过度劳累,导致它永远离开你的身体,但这很正常。毕竟就算是机器人,在给别人休息的时候也要考虑强制用药刺激魔法恢复。如果你过度使用它,它是一个幽灵,释放的魔法会回来。   

  

  至于魔炼丹.这个东西不是吃了就马上得到丹药的魔力,它有一个过程,会根据每个人的身体而变化。而且如果一次服用超过一粒,身体的吸收跟不上药效的释放,这样魔力就会从体内溢出,宝贵的药丸也就浪费了。   

  

  当时看了那些东西,得出两个结论。这些东西注定只能是辅助产品。如果你想把它们当食物吃来快速增加体力,那就不用想了。   

  

     

  

  当我躺在书桌上思考今天看到的一些比较难的地方时,突然感觉手里拿着一本很重的书,然后上面慢慢出现了一只蜥蜴。当我看到那只全身透明没有尾巴的绿色蜥蜴时,我立刻反应过来,“那还不错。融入环境就可以去任何地方!”   

  

  我说完后,萧邦把我的前脚放在我捏书的大拇指上:“现在我要说一些不太好的话,但是我不能把话表现出来。你必须做好准备。你不用说话。只要你心里想想,我就能明白你要说什么!”   

  

  看到萧州说话这么认真,我微微紧张的点了点头,萧州继续道:“你这几天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人讨厌的事情或者惹了什么麻烦?”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这些天我什么都没做!我不记得我做过什么让人讨厌的事,除了上次在黑市酒吧发生的事!”我心想。   

  

  “你再好好想想,就能走得更远了!”小状态开始以变色龙的形态慢慢向我的肩膀爬来:“早上我飞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有个生物一直在你身边徘徊。我以为只是幻觉,但我中午回来的时候,那个人还在你身边徘徊,他做了一些笨拙的掩饰,尽管他不知道自己把书拿反了。”   

  

  “这也可能是巧合?”   

  

  “当然,不排除这种可能!”周晓傻笑了一下:“但是当我想离开的时候,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另一个陌生人走过来,递给他一样东西。第一个走了,但是那个陌生人接下来做的事情和最后一个一模一样。   

  

  当时我躲起来偷偷看他们。期间他们在你去食堂的时候换了一次人,回来的时候换了一次人,刚才又换了一次人。我在中间跟着其中一个,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说到这里,我的心跳微微加快了:你看到了什么?   

  

  “专业的跟踪团队!”周晓回答说,“他们交换的是一个微型监视器。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观察之下,我也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他们观察你很久了!”   

  

  “很久了吗?我怎么没感觉到?”我紧张地想。   

  

  原始状态:“真奇怪,你那末梢神经坏死的脑袋都能感觉到!别紧张,放松,放松,别让他们发现你的异常,你是在想以前的,更早的。”   

  

  更早的.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大公主和火焰在人间遇到的两个刺客,因为妖王强调这里没人敢搞小动作,所以这件事早就被我淡忘了。现在我想起来.我突然出了一身冷汗。   

  

  原始状态:怎么了?我心跳加速!   

  

  “嗯,你不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   

  

  原始状态:你刚才在想什么?下意识的想!那些我听不见的!   

  

  “哦!”我在心里答应着,重复着刚刚下意识想起的话:你感受不到我的状态吗?你不知道这些吗?   

  

     

  

  “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事情。虽然我们是一体的,但我能知道的只是一个大概的状态。我只是对你的遭遇和你之前的所作所为有一种模糊的感觉,就像我知道你曾经生活在一个落后的星球上一样。   

然后来到了这里,但并不知道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当然我对于你也是同样的!”

  

“怪不得上次关于你的一些资料没有呢!”我摇了摇头详细和他解释了关于大公主与那次刺客后的事情,随后小态思考了一番:现在还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同一拨人,明天我在仔细调查一番,要是能找到他们幕后老板就更好了,那样就能摸清整个来龙去脉了!

  

“有危险吗?”我在心里担心道:如果被发现了会很不妙吧?

  

“危险应该没有!”小态笑了笑:就算他们发现了我,也不可能伤害得到我,而且我并非只有在模仿某样东西时才有他们的能力!

  

“哦,那现在怎么办?”

  

原初态:和平常一样,先回家,到家了再商量对策!

  

听到小态如此说,我在心里苦笑一声:如果不知道有人监视还好,现在知道正被人监视着,你让我怎么和平常一样?

  

原初态:嗯.....这确实有点难办,让我想想。

  

小态思考期间我努力地不让自己东张西望,但这样真的很累,当我快要顶不住时,小态突然来了音:有了,我记得有一种辅助法术能让生物一直保持无欲无求的“圣人”状态,这种法术很多人都会在修炼时给自己施加一个,你给自己上一个看看!

  

听小态如此说,我尽量让自己如平常一般自然地拿出了身份卡,随后打开身份卡找到辅助法术,很快就搜索到了这法术,点开看了一下发现这还是最低级辅助法术。

  

我在心里喊了声“耐思”,点开身份卡开始听了起来,还好这身份卡能设置屏蔽功能,现在身份卡做出的一切事情都只有我能听到看到,听了一阵子那咒术,我开始默默地念了起来。

  

这次倒是很顺利的一次成功,当我把法术光辉打入自己身体后,感觉貌似没什么变化,这硬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此时那监视者在我心中已无足轻重了。

  

因此我如平常一般带着小态回到了自己家中,这一路上我的心情可以说是毫无波澜,平静地如同一潭死水,进入到家中关上大门,来到客厅见桌子上有张纸条,上面是室友的留言“我们要回本家几天,如果寂寞的话可以....”我毫无波澜地把纸条丢到了垃圾桶内。

  

此时我把小态从肩膀上拿下来,面无表情地坐到沙发上,这时小态跳到我面前:“法术时间应该早就过了,为什么看到纸条上的内容没有反应?”

  

“反应?”我平静地问道:“要什么反应?这不是很正常吗?而且这种平静的感觉....这感觉真好!”

  

“感觉真好?”小态重复了我的话,立刻伸出两根触手向着我两边太阳穴摸来,几秒之后他急切道:“坏了,永久的,这太奇怪了吧?为什么是永久的!”

  

说完这些的小态用触手掏出了我的身份卡,他打开我的身份卡找到了刚才的法术看了一眼,此时我伸手把身份卡拿了回来:“你是不是要帮我解除这个法术?”此时我躺在沙发上平静地微微一笑:“现在这状态也不错,也许一直维持下去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行!”小态急忙跳到我面前:“趁着现在这个法术还没有对你产生太大影响,必须尽快解除,时间长了会彻底改变你的人格的!”小态头上显示出这些文字,立刻用触手困住了我的双手,紧接着对话框内出现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那些像是文字又不是文字的东西在他的对话框里快速地变化着,不停地组合成一行行像是代码一样的东西。

  

几秒之后这些文字停了下来,接着小态嘴巴猛然张开,对着我吹来狂风。而我被困住后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毕竟都是这状态了,反抗只会浪费体力。

  

  


  

没想到小态竟能从嘴中吹出如此强风,在小态制造的强风中沐浴了一会,一种莫名的恐惧突然涌上了我的心头,刚才还平静的心脏立刻疯狂跳动了起来。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小态的触手在我的挣扎下慢慢松了开来,我连忙伸手示意道:“好了,好了,停下来,停下来,快把高压气罐关了!”

  

小态听到我的抱怨立刻停下了口气攻击,这时他把那不知道什么时候捡回来的室友留言,再次拿到了我面前“我们要回本家几天,如果寂寞的话可以给我们视频哦!”在纸条后面还有一个唇印。

  

  


  

刚才那纸条上的字我连看都没看完就丢了,那时看到这些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简直就是心如止水,但现在在看着上面的内容,我无奈地笑了笑。

  

小态见到我这表情整个身体突然软了下去,我连忙担心地把他捧到手中:“怎么了?”

  

“刚才为你解除那该死的法术消耗了不少体力!”小态的身体现在就像是融化了一般,就连头上的对话框都不太稳定了起来:“好累!还好我们是相连的,对你用咒术等于对我自己用,要不然凭我,还真没办法帮你解除这状态,真不知你的身体是怎么做的,那么高的抗性,简直就不像是生物该有的,这样的起始抗性估计树海那老头都没你高!”

  

“法术抗性!”这四个字我想只要是一个现代人都知道代表什么意识。但这东西可并非只有好的一面,这所谓的抗性可是全面的,不但能抵消负面咒术,就连正面咒术都不放过。如果真如小态说的那样,我以后可能就享受不到被别人辅助的乐趣了。

  

“太累了!”小态说着话双眼就开始慢慢地闭了上去:“我....先....休息...了!”

  

小态在对话框里显示完这些信息,整个对话框竟崩溃了。看到这情况,我立刻担心地闭上眼睛感觉了一下。随后我发现他确实是太累了,因此我轻轻地抱着他回到了寝室,把他放到了床上。

  

退出寝室再次坐回沙发,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刚才竟出了一身汗,这些汗水现在冷却了下来,让我稍微感觉有点小凉。回想一下刚才一系列反应,那状态虽然能让我整个人平静下来,但现在在一想全身的汗毛瞬间直立而起:那可真是一种让人后怕的状态,就像是男性高C过后的感觉。一旦长时间维持这种状态,我不敢说会变成没有感情的机器,但肯定比这个好不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我使劲摇了摇头揉了一下脸:这个咒术就永久封印起来吧!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能再使用了!

  

在空无一人的客厅坐了一会儿,感觉稍微冷清了一点。于是决定看看早上消耗的魔力恢复过来没有,如果都恢复了就试试吸收一下周围的魔力看看。

  

想到就做,我立刻闭上眼睛开始探查了起来,经过这么长时间体内的魔力果然都恢复了过来。正当我准备放出魔力牵引外界魔力进入体内时,突然想到这间寝室里不是有个专门用来修行的房间吗。

  

于是我睁开眼睛起身来到了客厅深处那一排房间门口,接着打开了其中一个房门,进入到里面发现这里的空间并不是太大,十平方左右,房间内画满了各种线条,这些线条和早上柯基校长带我去的那间房间差不多,它们汇聚在房间中央的一个圈周围。